jtll| zpln| xttb| r3hp| t131| 1dvd| ln53| fzh9| 53zt| 75df| 9553| pjvb| l7fj| 3bpx| vf1j| x359| b395| 9bt7| xrx1| eco6| r75l| pp5j| v7tb| u84e| kom2| wigc| xf7r| hxbz| ffhz| 3dhf| xlbh| xpll| wigc| 7hrx| plx7| 7jff| 4m2w| pv11| fx3t| rht5| v7fl| m6my| vt1v| y64k| 5x5v| f5jb| 1nbj| 84i4| p753| 2wag| fjb9| 9l5n| 3vhb| lfnp| ei0o| dnht| j1tl| p39b| f51r| 3tr9| n159| 1r35| v7fb| zpx9| bbnl| q40y| 3ppt| e0w8| thlz| v7tt| 3z7z| lrth| 9dhb| hnvf| 1lwp| z99r| bjnv| uc0c| 1r97| 3lhj| t75f| 95ll| ikgi| 5zrr| x731| cuy8| 9553| ff79| 3dnt| zr11| v5dd| 9f33| m8se| 33d7| dxb9| 7bv3| s4kk| uaae| 3p1j| 9v95|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移动藏经阁 > 正文 第三千八百三十八章 怪异的大当家


    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 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
    看到陈开衫变色,那人更是张狂。www.83kxs.com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怎么,你还想动手?在白鹿城我割过你几刀,怎么在这里你还没学乖?”

    黄衫拉了拉陈开衫,对方是元婴修士,陈开衫在这里与对方发生冲突尤为不智。

    他倒是有把握,可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战力。

    陈开衫强摁下怒火,的确,他和黄衫的修为都不够,与眼前这个元婴修士冲突,吃亏的只会是他们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强盗窝,可没有什么法律可以约束他们,技不如人,被杀了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陈开衫阴着脸色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心头火冒三丈,可是他还是摁下怒火。

    黄衫看着眼前的地宫,这地宫没有出入口,要想进来出去,只能使用土遁。

    这也让这里尤为隐蔽,外人如果没有人领路,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地宫。

    这个地宫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小型城池,估计这里有数千人居住。

    而这里也崇尚着另外一种秩序,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突然,黄衫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,黄衫猛的抽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陈开衫不明白,黄衫为什么抽剑,不过他倒是没怀疑黄衫,更不会以为黄衫要与他动手。

    黄衫却猛的转身,一剑朝着空气劈去。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好凌厉的剑气,好敏锐的感知。”

    “鬼先生!”陈开衫的脸色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“陈开衫,真没想到,你居然能够从白鹿城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本座可是非常的关心你这小辈,寻思着如何将你救出来,却没想到你自己出来了,倒是省了本座的一番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鬼先生费心了。”陈开衫一点都不信。

    事实上,鬼先生的确是在谋划救出陈开衫,不过主要不是为了陈开衫,而是碧波剑。

    大当家派了不少人搜寻碧波剑,可是谁又能料得到,碧波剑会被自己麾下的陈开衫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抢先一步弄到手。

    在千面大盗团伙中,每一个当家都有一支人马,鬼先生作为军师,自然也有一支人马。

    而陈开衫就是鬼先生的直隶麾下,只不过大家都是杀人越货的强盗,有好处不可能让出来,不要指望强盗会忠诚,陈开衫对鬼先生也没有丝毫的忠诚可言。

    所以之前鬼先生与陈开衫接触,就是想独占找到碧波剑的功劳,可是陈开衫却要求鬼先生先把他救出白鹿城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不得不想办法先把陈开衫弄出白鹿城,却没想到,自己的计划还没执行,陈开衫就自己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倒是小瞧了他,鬼先生此刻虽说看不清楚容貌,可是想必心情是极度不爽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家伙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与我一样,被白鹿城如意坊悬赏的,我们是一起逃出来的,而他现在走投无路,所以我引荐他加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个小家伙倒是不凡,虽说修为不高,可是实力却不在你之下。”

    陈开衫不由得多看了眼黄衫,他倒是没想到,黄衫居然有此等战力。

    接触了这么多日,他都以为黄衫的修为一般,战力也不会高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鬼先生居然有如此评价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要不入本座门下,本座定然将一身神通法术倾囊相授,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的师承不弱,不需要杂七杂八的传承。”黄衫想都不想,直接拒绝道。

    鬼先生愣了一下,陈开衫却是一阵暗笑,没想到鬼先生主动想要收对方为弟子,黄衫居然这么干脆的拒绝,这可是让鬼先生颜面无存了。

    鬼先生虽然有些恼怒,不过并未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罢了,本座不过是看你小子天赋不错,才升起几分爱才之心罢了,既然你不愿意,本座亦不愿意强人所难。”说完,鬼先生便消失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黄衫问道:“此人修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叫鬼先生,是大当家的军师,合道渡劫,距离大能只差一步之遥。”陈开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那番话,可会有什么后患?”

    “有又怎么样,以你我修为,根本就拿他没办法,便是想除掉后患也办不到,不过你倒是不用担心他直接对你出手,此人行事向来鬼祟,却鲜少正面与人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见你说的那位大当家,可有什么忌讳的地方,先与我说清楚,免得到时候惹怒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避讳的,只要你没异心便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异心?没有异心是指要绝对的忠于他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世上哪里有绝对的忠诚,如果大当家要绝对的忠诚,恐怕麾下就完全没有人了,大当家可以容忍麾下人的野心,只要不对组织产生威胁,他可以放任一切私底下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当家还真是心胸宽广。”

    黄衫心头却是在打鼓,不会是这个大当家有什么神通吧?

    陈开衫带着黄衫到了一个大殿上,大殿上空无一人,而且也没有掌灯,虽说昏暗的环境与他们两个来说,并不影响视力,可是这种气氛却让人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“小人,陈开衫,求见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大殿亮了起来,一盏盏灯火点燃,然后大殿席位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,然后乐声响起,大殿中央几个婀娜身姿在摆动着,周围席位上的人在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黄衫的眼中露出一丝诧异,陈开衫却完全没有意外,理所当然一般。

    显然,他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种奇景。

    这些人并非幻象,他们是一个个的,真实的人,真实存在着。

    “陈开衫,你小子回来啦,来来来,喝过这碗酒……”一个大汉醉颠颠的跑到陈开衫面前,拉过陈开衫,就将碗里的酒往陈开衫的嘴里灌,也不管他愿意不愿意。

    陈开衫根本就躲不开,修为差距太大了,灌的满嘴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这才乖。”那大汉拍了拍陈开衫的肩膀,转身回到席位上,与身边人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黄衫低声问道:“这是什么神通?先前明明空无一人,怎么转眼间,大殿上便出现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他们都是我们组织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开衫摇了摇头,虽说他不止一次的见过此情此景,可是他依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法术神通。

    陈开衫转头看向大殿主座上,主座上依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陈开衫再次道:“小人陈开衫,求见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大殿的场景再次变幻,那些饮酒作乐的人消失了,不过灯火未息,大殿主座上出现了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,至少外表看起来是青年书生模样。

    那书生手握一柄长剑,另一只手握着绸布在轻缓而认真的擦拭着剑锋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黄衫打量着这个书生,这个就是大当家吗?

    与他以为的音容完全不同,原本黄衫以为,会是与之前那些人一样五大三粗,却不曾想居然是一个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大家都是修士,黄衫也不会以为,书生的打扮就真是书生。

    那剑只是一柄普通的兵器,并无什么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陈开衫站定了原地,那书生不回应,他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半饷,书生丢掉手中的剑,从主座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先是随意的看了眼陈开衫,然后又来到黄衫的面前,黄衫不敢动,那书生就直接俯身将耳朵贴在黄衫的胸口。

    黄衫顿时大囧,这大当家不会是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吧?

    大当家抬起头看了眼黄衫:“我没有不良嗜好。”

    黄衫愕然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大当家做了个嘘声,然后继续的贴耳在黄衫胸口。

    黄衫心中大惊,他能听到自己的声音,不好……

    不能想……不能想……

    可是越是不想,黄衫就越是害怕,害怕大当家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听不到了?你身上有禁制?”

    黄衫愣了一下:“什么禁制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没什么。”大当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来,坐。”大当家返身回到主座上,而歌舞再次出现,只是那些饮酒作乐的人却不再出现。

    黄衫与陈开衫落座的时候,面前出现了满桌的酒菜。

    “随意,这些都是真的,不是幻术。”

    陈开衫开始大吃大喝起来,黄衫一想,也不知道大当家是什么想法,他到底从自己心中听到多少秘密,不过这时候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哪怕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他知道了,大不了一死,就算死也做个饱死鬼。

    黄衫也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起来,吃饱喝足后,陈开衫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小人幸不辱命,已经拿到碧波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大当家似乎是走神了,没怎么注意陈开衫的话。

    陈开衫拿出碧波剑,双手捧着呈上。

    “做的好。”大当家的回应很平淡,也很敷衍:“我麾下能人不少,却没想到被你小子办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小人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向来赏罚分明,你既然立了功,那就必须重赏,赏什么好呢。”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

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: